十七、反局

君賴臣生理最微,兒能救母洩天機,母慈滅子關因異,夫健何為又怕妻。

原注:木君也,土臣也。水泛木浮,土止水則生木,木旺火熾,金伐木則生火,火旺土焦,水剋火則土;土重金埋,木剋土則生金旺則水濁,火剋金則生水,皆君賴臣生也,其理最妙。

任氏曰:君賴臣生者,印綬太旺之意也。此就日主而論,如日主是木為君,局中之土為臣,四柱重逢壬癸亥子,水勢氾濫,木氣反虛,不但不能生木,抑且木亦不能納受其水,木必浮泛矣;必須用土止水,則木中托根,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,破其印而就其財,犯上之意,故為反局也。雖就日主而論,四柱亦同此論,如水是官星,木是印綬 ,水勢太旺,亦能浮木,亦須見土而能受水,以成反生之妙,所以理最微也。火土金水,皆同此論。

 

壬辰

壬子

甲寅

戊辰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甲木生於仲冬,雖日坐祿支,不致浮泛,而水勢太旺;辰土雖能蓄水,喜其戊土透露,辰乃木餘氣。足以止水托根,謂君賴臣生也。所以早登科申,翰苑名高;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運,祿位未可限量也。

 

 

 

 

 

 

壬戌

壬子

甲子

戊辰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甲木生於仲冬,前造坐寅而實,此則從子而虛,所喜年支帶火之戌土,較辰土力量大過矣。蓋戊土之根固,足以補日主之虛,行運亦同,功名亦同,仕至尚書。

 

 

 

 

 

 

 

己巳

戊辰

辛酉

己亥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壬戌

陳提督造,辛生辰月,土雖重疊,春土究屬氣辟而松;木有餘氣,亥中甲木逢生,辰酉輾轉相生,反助木之根源,遙沖巳火,使其不生戊巳之土,亦君賴臣生也。其不就書香者,木之元神不透也,然喜生化不悖,運走東北不木之地,故武職超群。

 

 

 

 

 

 

戊午

丁巳

己卯

庚午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癸亥

已土生於孟夏,局中印星當令,火旺土焦,又能焚木,至庚子年春闈奏捷,帶金之水足以制火之烈,潤土之燥也。其不能顯秩,仁路蹭蹬者,局中無水之故也。

 

 

 

 

 

 

 

原注:木為母,火為子。木被金傷,火剋金則生木;火遭水剋,土剋水則生火;土遇木傷,金剋木則生土;金逢火煉,水剋炎則生金;水因土塞,木剋土則生水,皆兒能生母之意。此意能奪天機。

任氏曰:兒能生母之理,須分時候而論也。如土生冬令,寒而且凋,逢金水必凍,不特金能剋木,而水亦能剋木也;必須火以剋金,解水之凍,木得陽和而發生矣。火遭水剋,生於春初冬盡,木嫩火虛,非但火忌水,而木亦忌水,必須土來止水,培木之精神,則火得生,而木亦榮矣。土遇木傷,生於冬末春初,木堅土虛,縱有火,不能生濕土,必須用金伐木,則火有焰而土得生矣。金逢火煉,生於春末夏初,木旺火盛,必須水來剋火,又能濕木潤土,而金得生矣。水因土寒,生於秋冬,金多水弱,土入坤方,而能塞水,必須木以疏土,則水勢通達而無阻隔矣。成母子相依之情。若木生夏秋,火在秋冬,金生冬春,水生春夏,乃休囚之位,自無餘氣,焉能用生我之神,以制剋我之神哉?雖就日主而論,四柱之神,皆同此論。

 

甲申

丙寅

甲申

庚午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春初木嫩,雙沖寅祿,又時透庚金,木嫩金堅,金賴丙火逢生臨旺;尤妙五行無水。謂兒有救母,使庚申之金,不傷甲木。至巳運,丙火祿地,中鄉榜,庚午運發甲,辛未運仕縣宰。總嫌庚金蓋頭,不能升遷,壬申運不但仕路蹭蹬,亦恐不祿。

 

 

 

 

 

 

甲申

丙子

乙酉

丙戌

丁丑

戊寅

己卯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乙木生於仲冬,雖逢相位,究竟冬凋不茂,又支類西方,財殺肆逞,喜其丙火拼透,則金不寒,水不凍,寒木向陽,兒能救母。為人性情慷慨。雖在經營,規模出俗,創業十余萬。其不利於書香者,由戌土生殺壞印之故也。

 

 

 

 

 

 

丙辰

乙未

壬辰

甲辰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壬水生於季夏,休囚之地,喜其三逢辰支,通根身庫,辰土能蓄水養木,甲乙並透,通根制土,兒能生母。微嫌丙火洩木生土,功名不過一衿;妙在中晚運走東北水木之地,捐出納出仕,位至藩臬,富有百余萬。

 

 

 

 

 

 

 

 

 

癸卯

乙卯

己卯

辛未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己土生於仲春,四殺當令,日元虛脫極矣,還喜濕土能生木,不愁木盛,若戊土必不支矣。更妙未土,通根有餘,足以用辛金制殺,兒能生母。至癸酉年,辛金得祿,中鄉榜,庚戌出仕縣令。所嫌者,年干癸水,生木洩金,仕路不顯,宦囊如洗。為官清介,人品端方。

 

 

 

 

 

 

原注:木母也,火子也,太旺謂之慈母,反使火熾百焚滅,是謂滅子。火土金水亦如之。

任氏曰:母慈滅子之理,與君賴臥生之意相似也,細究這,均是印旺,其關異者,君賴臣生,局中印綬 雖旺,柱中財星有氣,可用財破印也。母慈滅了。縱有財星無氣,未可以財星破印也。只得順母之性,助其子也。歲運仍行比劫之地,庶母慈而子安;一見財星食傷之類,逆母之性,無生育之意,災咎必不免矣。

 

癸卯

甲寅

丁卯

甲辰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丙午

此造俗謂殺印相生,身強殺淺,金水運名利雙收,不知癸水之氣,盡歸甲木,地支寅、卯、辰全,木多火熄,初運癸丑壬子,生木剋火,刑傷破耗;辛亥、庚戌、巳酉、戊申,土生金旺,觸卯木之旺神,顛沛異常,夫存生之地,是以六旬以前,一事無成。丁未運助起日元,順母這性,得際遇,娶妾連生兩子:及丙午二十年,發財數萬,壽至九旬外。

 

 

 

 

 

 

 

戊戌

丙辰

辛丑

戊戌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辛金生季春,四柱皆土,丙火官星,元神洩盡,土重金坦,母多滅子。初運火土,刑喪破敗,蕩焉無存:一交庚申,助起日元,順母之性,大得際遇;及辛酉,拱保辰丑,捐納出仕;壬戌運,土又得地,詿誤落職。

 

 

 

 

 

 

丙戌

戊戌

辛丑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此與前只換一戌字,因初己亥、庚子、辛丑金水,丑土養金,出身富貴辛運加捐;一交壬運,水木齊來,犯母之性,彼以土重逢木必佳,強為出仕,犯事落職。

 

 

 

 

 

 

 

壬子

壬寅

甲子

壬申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此俗論木生孟春,時殺獨清。許其名高祿重,不知春初嫩木,氣又寒凝,不能納水;時支申金,乃壬水生地,又子申拱水,乃母多滅子也。惜運無木助,逢火運與水戰,猶恐名利無成也。初行癸卯甲辰。東方木地,順母助子。蔭庇大好;一交乙巳,運轉南方,父母並亡。財散人離;丙行水火交戰,家業破盡而逝。

 

 

 

 

 

原注:木是夫也,土是妻也。木雖蛙,土能生金而剋木。是謂夫健而怕妻。火土金水和之,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,之逢寒金而生水。水生金者,潤地之燥;火生木者,解天之凍。火楚木而水竭,土滲水而木枯皆反局,學得須細詳其玄妙。

任氏曰:木是夫也,土是妻也。木旺土多,無金不怕,一見庚申辛酉字,金剋木,是謂夫健而所妻也。歲運逢金,亦同此論。如甲寅乙卯日元,是謂夫健,四柱多土,局內又有金,或甲日寅月,乙日卯月,年時土多,干透庚辛之金。所謂夫健怕妻,如木無氣而土重,即不見金。夫衰妻旺,亦是怕妻,五行皆同此論。其有水生土得,制火之烈;火生水者。敵金之寒;水生金者,潤土之燥;火生木者,解水之凍。火旺逢燥土而水竭,火能剋水矣;土燥遇金重而水滲,土能剋木矣;金重見水泛而木枯,金能剋木矣;水狂得木盛而火熄,水能剋土矣;木眾逢火烈而土焦,木能剋金矣。此皆五行顛倒之深機,故謂反局,學者宜細詳玄妙之理。命學之微奧,其盡洩於此矣。

 

己亥

戊辰

甲寅

辛未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壬戌

甲寅日元,生於季春。四柱土多,時透辛金,土生金,金剋木謂夫健怕妻。初運木火,去其土金,早游泮水,連登科甲;甲子癸亥,印旺逢生,日元足以任其財官,仕路超騰。

 

 

 

 

 

 

 

己巳

戊辰

甲子

辛未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壬戌

甲木生於季春,木有餘氣,坐下印綬,中和之象;財星重疊當令,時透官星,土旺生金,夫健怕妻。初運木火,去其土金,早年入泮,科甲連登。仕路不能顯秩者,只因土之病也。前造有亥,又坐-祿,支更健於此,此則子未相穿壞印,彼則寅能制土護印也。

 

 

 

 

 

 

乙亥

辛巳

丁巳

庚戌

庚辰

乙卯

戊寅

丁丑

丙子

乙亥

戴尚書造。丁巳日元,生於孟夏,月時兩透庚辛,地支又逢生助,巳亥逢沖,去火存金,夫健怕妻。喜其運走東方木地 ,助印扶身,大魁天下,宦海無波;一交子運,兩巳愛制,不祿

 

 

 

 

 

 

 

癸亥

甲子

戊戌

癸丑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戊戌日元,生於子月亥年,月透甲木逢 生,水生木,木剋土,夫健怕妻,最喜坐下戌之燥土,中藏丁火印綬,財雖旺,不能破印,所謂“玄機暗埵s”也。第嫌支類北方,財勢太旺,物極必反,雖位至方伯,宦資不豐。

 

 

 

 

 

 

癸亥

癸亥

戊午

甲寅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倉提督造。戊午日元,生於亥月亥年,時逢甲寅殺旺,財殺肆逞,財星足以破印,以致難就書香。幸而寅拱午印,剋處逢生,以殺化印,所以武職超群。

 

 

 

 

 

 

任氏曰:予觀夫健怕妻之命,頗多貴顯著,少究其理,重在一“健”字之妙也。如主日主不健,為財多身弱,終身困苦矣。夫健所妻,怕而不怕,倡隨之理然也。運遇生旺扶身之地,自然出人頭地。若夫不健而怕妻,妻必恣性越理。男牽欲而失其剛,婦貪悅而忘其順,豈能富貴乎?